首批已加工蒙古国捐赠羊开始运往湖北

11月12日,满载羊肉的集装箱冷链车从二连浩特市出发。11月12日上午,首批加工完毕的1.2万只蒙古国捐赠羊完成装车,随即从内蒙古自治区二连浩特市启程,前往湖北省武汉市。 新华社记者 刘磊 摄

青春接力 追寻飞鸟踪迹(保护区里的年轻人(19))

一般来说,口罩过滤性能主要由中间层的滤料——即现在常用的熔喷无纺布决定,它轻薄、透气性好,同时能过滤空气中的颗粒物和细菌。导致口罩过滤效率不合格的主要原因就是口罩中的滤层不达标导致。口罩的颗粒过滤效率和细菌过滤效率的指标越高,阻断病毒、细菌传播的性能也就越强。

1998年即进入保护区工作的钟平华说,环志不是简单地给鸟儿“上户口”,还得晓天文地理、知鸟识性。

“钟老师就像一本百科全书,总能从他那里找到答案。”曾祥鹏笑得腼腆。其实早在江西环境工程职业学院念大一时,小曾就开始学习辨鸟了,当时,他的任课老师正是钟平华。昔日师生成同事,老钟常说:“这是一场青春接力。”

山深秋来早。沿着穿岭而过的羊肠小道,徒步攀上海拔1300多米的营盘圩环志站,阵阵凉意扑面而来。尽管如此,保护区工作人员曾祥鹏和他的老师钟平华却忙得脚不沾地,额头淌满汗珠。24岁的小曾细致耐心,43岁的老钟娴熟利落,师徒俩配合默契。

曾祥鹏一头扎进书堆把图册翻了个底儿掉,还是对不上号。第二天,他请教了钟平华才弄明白:脖子蠕动,是蚁受惊时的应激反应。担心小曾不认得生僻字,钟平华还特别细心地为他标注了“”字的拼音。

市市场监管局以KN95等级的口罩和熔喷布为重点,针对抽检防尘口罩、日常防护型口罩、一次性平面口罩、儿童口罩等各类产品,全面开展非医用口罩等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基本覆盖市面全部产品类型,检测项目基本覆盖产品全部核心指标。同时,通过发布非医用口罩质量监督抽查公告,向社会公示监督抽查结果。加大不合格产品处罚力度,依法开展不合格产品后处理和执法工作。采取生产企业采取集体约谈等措施,依托权威技术机构开展专项质量分析,帮助企业深入查找质量控制薄弱环节,持续加强对本市生产、销售的非医用口罩质量监管。

2002年,中国林科院全国鸟类环志中心首次在罗霄山脉主峰南风面开展环志研究,随后设立遂川营盘圩环志站。18年来,两代人接力坚守,累计环志15目、49科、210种、34516只候鸟,其中鸟类种数约占我国鸟类种数的1/7。“我们为候鸟戴上具有唯一标号的金属鸟环,并随即放飞,期待通过后续的调查跟踪来揭示鸟类迁徙规律,这被学术界称作环志研究。”保护区管理局顾问钟平华说。

●颗粒物过滤效率(PFE)和细菌过滤效率(BFE)

科技日新月异,环志也被赋予更多技术含量。2018年,保护区首次为16只候鸟装载了卫星跟踪器,可实时了解鸟类迁徙路线。鸟的迁徙,就像是一种对于回归的承诺。

钟平华也就此走上环志研究之路。他先被选派到东北林业大学进修1年,而后又从保护区管理局调入江西环境工程职业学院任教。如今,钟平华兼任南风面保护区管理局顾问,每年候鸟迁徙季,都会带学生回营盘圩采集数据。

健康皮肤的表面呈弱酸性。当口罩pH值超标,就会破坏皮肤的弱酸性物质,致使人体皮肤受到刺激而引起皮肤过敏等不良反应。

●口罩带与口罩体连接断裂强力

18年来,曾祥鹏和他的老师钟平华两代人接力坚守,累计环志3万多只候鸟,积累了大量科研数据。

钟平华介绍:“飞鸟识途知节令。白露至霜降前后,冷空气南下经抵岭壑夹峙的罗霄山脉时,在狭长的凹型谷道中形成一股强劲气流,能助力候鸟振翅南飞。”

在位于江西遂川的南风面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有一群追寻飞鸟踪迹的年轻人。

环志不是简单地给鸟儿“上户口”,还得晓天文地理、知鸟识性

2002年9月,全国鸟类环志中心的专家来遂川调研,钟平华担任向导。摘鸟、量测、安环……两鬓斑白的老专家倾囊相授。课题组在南风面干了3年,钟平华也跟了3年。2005年,依据大量环志数据,课题组确认了遂川候鸟迁徙通道的地理位置、主要迁徙鸟种和最佳环志时间,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马建章领衔,中国鸟类学会、中山大学等单位10名专家组成的鉴定委员会一致认定:途经南风面保护区的遂川鸟道是我国鸟类迁徙的重要通道之一,也是长江中下游候鸟迁徙的重要停歇地。

2020年上海市非医用口罩产品质量监督抽查不合格产品

“哗啦”一声,大小各异的鸟环被钟平华摊到桌上,规格有17种之多,重量最轻的仅几克,通常不超过候鸟体重的3%。“精准匹配鸟环,才能避免给候鸟造成飞行负担。”钟平华说。鸟环回收率通常在万分之一左右,对年复一年坚守在大山深处的环志员而言,鸟儿的再次现身就是最大的期盼。

口罩带与口罩体连接处断裂强力是指口罩带与口罩体的连接牢度。口罩作为防护外界有害物质进入人体内的主要屏障,口罩应该能够紧密且牢固的遮盖口鼻以及下颌。断裂强力不合格,会将使用者立即暴露出来,带来安全隐患。

每年集中环志约50天,但环志员365天都在守护鸟道

“当年老专家教的,我会原原本本传授给学生。”钟平华说。2014年,江西启动“基层林业专业技术人员定向培养计划”,江西环境工程职业学院作为委培高校,先后为南风面保护区定向招录了4批16名大学生。这些学生都修习过钟平华主讲的环志课。

两代人接力环志十八载,如今开启新的传承

本次抽查不合格5批次产品中,涉及颗粒物过滤效率(PFE)、pH值、口罩带与口罩体连接断裂强力3个项目。

一座环志站,两代年轻人,南风面见证了环志员们的青春。他们从老师手中接过鸟环,放飞环志候鸟,也放飞了自己的梦想。

“这是什么鸟?”“蚁,一种吃蚂蚁的啄木鸟。”曾祥鹏说。但2017年刚到保护区工作时,小曾却被这只巴掌大的小家伙难得直挠头,“脖子像蛇一样蠕动,头几乎能360度旋转……”

同样,环志员接力守护候鸟,又何尝不是一种承诺?曾祥鹏说,保护区有维管束植物2165种、昆虫784种、大型真菌280种,能为候鸟提供充足的食物补给。虽然每年集中环志期只有50天左右,但环志员一年365天都守护着这里。截至目前,保护区的环志候鸟种数已连续8年实现增加,相继发现了白尾蓝地鸲、黑伯劳等4种江西鸟类分布新记录。

缘何在此开展环志工作?摊开一张旧地图,铅笔轻轻一勾,“万鸟岭”三个字映入眼帘。罗霄山脉主峰——南风面高耸入云,有专家认为,它是候鸟迁徙途中的重要标记。而万鸟岭则是北雁南归的歇脚点,也是候鸟环志工作的作业区。

候鸟中的猛禽会本能地嘴啄爪挠,常有环志员受伤。去年9月,曾祥鹏环志到一只虎纹伯劳。这种鸟嘴巴上下都带钩,天性嗜肉。即便戴了手套,曾祥鹏还是被它刺伤了手掌,“钻心地疼,整个身子都抽搐着扭到一起。”当时,曾祥鹏嗷嗷地喊出了声,但硬是没撒手。

夜深如墨,峰峦披上铁色,营盘圩的环志工作仍在进行。“扑哧——”一只鸟儿俯冲过来,曾祥鹏立马蹿起来,一路小跑着冲上前去。

截至目前,保护区已与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等单位合作采集鸟类咽拭、血样等累计1万余份,为候鸟迁徙研究提供了详实的本底数据。